简陋的配套设施,简单的雪道,若不是这两天的雪好,这样的小雪场根本没有营业的可能。

对苏辰而言足够了,初学者,还沉浸在滑行的乐趣中,还没有到迫使自己去学习更多展示更多的地步。

直到天暗下来,给家里打电话不用等自己吃饭,这才下山。

想着找个地方洗个澡去剪剪头,回到城里还是最终选择回家洗澡 ,他没那么多别的心思,担心老人多想,怎么我来了 ,大外孙还躲出去了,是不愿意我来吗?

杨敏早给母亲打了预防针,能住这大别墅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年轻人忙,每天都在奋斗。

将雪具扔在了车库内 ,苏辰先去洗了个澡,到楼下跟姥姥打了招呼,餐桌旁保姆早已给热好了饭菜,也不挑食,吃完了拿着钥匙出门。

头发有点长,苏辰的发质很硬,超短的栗子头 ,他都不需要去烫一下,剪出来效果就非常棒。

他的脸型好,短发很适合他,也是懒得打理,越短越舒服,而能够以短发被称之为帅的,如今被很多人认定为这才是真帅哥。皮肤好,如今自信心也上来了,眉眼之间那点被生活压迫的阴郁也没有了,五官还是那个五官,在父母长辈亲人的眼中 ,我家孩子永远都是长得最好的。

在外人眼中 ,苏辰的变化非常大,郝佳佳为什么乐得与上学时并不熟悉的老同学亲近,可不光是老板员工的市侩原因,概因这方方面面都有了长足进展的老同学,已然不是曾经那个不起眼的普通人。

“哥,我觉得你一只耳朵戴个耳钉,肯定帅。”

苏辰脑袋形状、脸型,在发型师的眼中,真的是堪比模特,头发的发质特别好,很挑人的短发 ,在他这里,完全可以当做发型模特拍张照片放进图册之中。

“别,那风格不适合我。”

“那哥你也戴个饰品,要个性点的,跟发型一样,会形成一个整体的气质改变。”

穿着方面,苏辰现在够级别了,选择那些奢侈品的服装 ,不光是品牌,还有一个好处,里面的服务人员都有很好的穿搭眼光,会提供一些好的穿搭意见,所以此刻发型师在看到这一次作品满意后,还临时充当了造型师 。

“什么饰品 ?”

“哥,你知道高桥吾郎吗?我推荐他的银饰品,这几年真正出自他手的不好买了,都是以前的老物件,价格一直上涨。不过他有徒弟传承,东西也都不错 ,他的银饰品‘羽毛’设计,绝对称得上是艺术品,跟您的气质很搭。”

“你怎么见谁都是高桥吾郎,我都怀疑你是他的托了 。”石雨柔走近,什么时候来的苏辰也没注意。

石雨柔俯下身子,眼神与镜子里苏辰的眼神交汇:“呦,这谁家的小帅哥啊,晚上姐请你吃饭啊。”

苏辰笑道:“你来弄头发?”

石雨柔点头:“嗯,稍微剪一下,有点长,这一次不染颜色 。”一边说着,一边接过发型师手里的海绵 ,细心的替苏辰将残留的一点头发渣给清理干净。

苏辰明白她的意思,我很快就能剪完。

“晚上确实有事。”

石雨柔没再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 ,过了一会儿,清理干净,又上下看了看,确认清理好了,才贴到他耳边低声说道:“想什么呢,这几天我也不方便。”

苏辰也侧过头,凑到她耳边:“不还有别的地方吗?”

石雨柔娇笑一声,拍打了他一下:“流-氓!”

………………

晚上确实有事,十点,霸世传奇的沙巴克攻城战 。

为了照顾多数人,十点这个时间更为合适,无论是上班族还是应酬族,差不多也都可以回到家,安安静静的玩一会儿游戏了 。

苏辰也终于可以彻彻底底释放自己的装备了,在沙巴克攻城战之中,杀人不红名,不掉落幸运,原地复活卷轴失效 ,但正常掉落装备和耗费镀膜保护剂,在苏辰这里,能花乐乐豆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情。

回家的时候,父母正陪着姥姥在客厅看电视 ,茶几上一应吃喝俱全,杨洁也过来凑热闹,有她捧哏,那在母亲的眼中,大姐家现在可是我们老杨家的支柱,谁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三哥家可是入股了清雪队,换成旁人,哪能得到这么好的赚钱机会。

“这个发型好看,你老姨夫就说 ,小辰适合短发,在谁家剪的?”干了二十多年美发的老姨,第一眼看到苏辰就对他的新发型感兴趣。

苏辰回答后反问道:“老姨夫那边什么时候过来?”

杨洁在姐妹兄弟中最小,从小就像是小辈一样在哥哥姐姐家,无论是嫂子还是姐夫,对她都很亲近,她也从来不拿自己当外人 ,是那种自来熟加热心肠的综合体。

盘腿坐在沙发上,接过外甥递过来的一支烟,也没忌讳就点燃,被老母亲斥责一句也不在意:“我明天回去,收拾收拾,你家‘办事情’乔迁之喜之前,就过来了。”

“有需要帮忙的吗?”

“没,到时候找个搬家公司,一次就拉过来了,省心省力,花点钱的事。”

“凯明上学的事,年后直接让他去第一实验小学的学前班,上半年幼小连接,到入秋开学直接入学 ,托人打过招呼了,等到年后再具体联系。年前就让他在小区门口的幼儿园,上两个月,熟悉熟悉环境。”

杨洁满脸笑容,这可是她一直惦记的大事,丈夫那边通电话总是时不时的提起,她不太好意思总催苏辰,今天得到准信了,自然高兴:“大外,托谁办的我不问了,到时候我买几条烟酒,你可得帮我递过去,总少不了这点意思。”

苏辰笑着摆手:“有那钱,你快孝敬孝敬我姥吧,我姥爱吃大葡萄,你多买点 ,是不是,姥。”

老太太其实也侧耳听着呢,听到现在有能为的大外孙开口,呵呵笑道:“是啊,是啊。”

杨洁还要说什么,苏辰指了指门口堆放的箱子:“老姨 ,看到没,连我爸都懒得去经管酒了,这么多年 ,你什么时候看他这样过。走什么人情,就算是走,家里烟酒有的是,随便拿点就行了。”

杨敏在一旁接口道:“就是,小辰说的对。”

苏辰看看时间:“姥,想吃啥好吃的就跟我说 ,我给你买。”

老太太笑的很灿烂:“家里都是好吃的,够吃,够吃。”

苏辰:“那我先上楼了,你们看。”

杨敏:“儿子,你楼上冰箱东西都放满了,还缺什么你告诉我。”

“知道了,妈。”

或许,没有了完全独立私密的空间,是年轻人所不喜的,但也唯有与家人在一起,才有这样一份完整的家庭温暖。

回到房间的苏辰 ,迎面感觉到的就是来自母亲的温暖,或许这屋里的卫生是保姆收拾的,但这屋里的摆设,一定是母亲亲自来弄的。

冰箱里的水果,柜子里的零食。

最明显的就是拖鞋,昨天家里还是棉拖鞋,今天换成了他最喜欢的硬胶拖鞋,这样一个个人小习惯,也就母亲还能记得。

“早点搬过来是正确的选择,去了燕京,又是一年见不了几面了 。”

明知道吃凉的不好,母亲还是在冰箱内,洗好了车厘子和蓝莓葡萄,哈密瓜一丫一丫的切好摆盘。

娱乐室内,将自己往组合沙发上一扔,找一个最最舒服的姿势,巨幕屏播放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剧情苏辰不喜欢,也没打算看个明白,就是来看大蜜蜜和胖迪的,就是来为颜值捧场的。

游戏里 ,早已是集结完毕,大批量的玩家都在线,游戏好不好玩,攻城有没有意思,都是次要的,多少情怀玩家都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满屏幕都是人的感觉了。

服务器稳定,乐乐出品,精品保障。

如今的个人手机和电脑 ,运行这样的老游戏 ,完全不存在因为机器原因造成的卡顿。

“老大上线了!”

苏辰的出现,让馅饼家族顿时有了主心骨,而另一边大林子和孙好汉各自带着的一帮人,临时拼凑成一个帮会,也参与到今天的攻城战之中 ,四个行会同时竞争沙巴克城主,有助力不用是傻子。

狂族和另外一个叫做永恒的帮会,是今晚的另外两个主角 。

早有传闻,他们之间在联系 。

世界频道,狂族的人一直在诟病馅饼家族,说他们找外援,没胆子单挑,也算是为接下来的行会战提前寻找一个失败的借口。

占领皇宫,霸世传奇的沙巴克之战,就三十分钟,并且就这么简单粗暴。

没有什么别的规则,死了要从城外一点点跑进来,路途耽误的时间就等于是惩罚。

皇宫内,三十分钟时间到 ,皇宫入口关闭,不再允许进入玩家,什么时候只剩下一个人或是同属于一个行会的玩家 ,没有其它行会的玩家,则获胜。

规则改的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就是这么的直白简单 ,不需要你以前是不是老玩家,不需要担心自己新丁不懂规则,在霸世传奇,整体体现出来的就一个字——干!

就是针尖对麦芒,就是刺刀见红。

PS:感谢大个、男人三十六的打赏!

相关阅读More+

豪门权色之娇妻有毒

莫将

亿万年前恋上你

奶香蛋糕

嚣张宝宝,妈咪还很纯

天绝金手

妃同小可:邪王宠妻不节制

苏如暖

黑色的符咒

简云逸

冠军教授

睡觉的东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