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九。

‘天上掉馅饼’后台余额:1398200000。

总价值接近一亿四千万华夏币。

从拥有系统那天起,刷出超过一亿价值的乐乐豆,成为目前乐乐上最为炙手可热的超级神豪。

现实之中,三次‘你辰哥’直播 ,获得总价值186万华夏币的收益,几天前刚刚直播过,尽管心里很痒痒还是忍了忍,没有去着急开直播看收益到200万会有什么系统奖励。

上午十点十分,苏辰从睡梦中睁开眼睛,按动遥控器,电动窗帘自动拉开,到达一定区域后他按动暂停,让阳光可以照在身上却不会照在脸上。

身子向上挪了挪,从躺到靠躺,拿着手机随意翻看着,漫无目的,就是不想直接起来,能够多在床上赖一分钟都是舒服的。

“苏先生,您的快递 ,还是我给您送上楼去吗?有个大件,我需要找个帮手才可以。”来自快递小哥的电话。

“别,你就放楼下,麻烦你帮我找个小的厢货车,大件该是冰箱,给我拉到城南的龙兴村。”苏辰坐起身:“呃,麻烦你跟保安再上来帮我抬点东西下去。”

“行,苏先生。”

予人于利 ,才有别样的动力。

陆续的苏辰在乐乐上购买的商品开始到达,一般情况下快递要么是给你放在附近的超市 、门卫,要么是放在驿站,很少有送货上门的,偶尔小件还可以,大件一般都会让自己来取。

苏辰知道自己短时期要跟快递小哥有很多次的接触,不仅提前跟楼下的安保打好招呼,一盒盒的香烟全部打点妥当,时不时一盒礼品干果和水果。给苏先生家送快递 ,现在那是好活儿,楼下的保安也愿意搭把手,至少混到一盒不错的香烟,抽着多香。

在门口和客厅边缘区域,堆了几个箱子,在车里,苏辰已经分别放了五箱茅台飞天和五粮液经典,现在公寓内是他整理出来要拿回家的,干果居多 ,一些小电子商品他完全没用,什么电饭煲,扫地机器人,剃须刀 、吹风机 ,都是在看带货直播时候随意买的,好不好他也不知道,能不能用他其实也不在意,最看重的酒是真品一切就都无所谓了。

洗脸刷牙,十几分钟后 ,快递小哥和两名保安上来了,很卖力气的将东西帮着苏辰搬到临时租赁的厢货车内 ,冰箱和这一次到来的水果,直接上车。

“这三箱别往上搬了,芒果,我也吃不了,你们帮帮忙,拿去帮着消灭掉。”一人两盒华子,很随意的递过去。

“谢谢苏先生。”

遇到出手大方的客户,从快递小哥到保安也都愿意付出一点谦卑的热情 。

“师傅,跟着我车走就行。”苏辰就顺着厢货车的车窗,给司机塞了两盒华子,谈好的价钱不算 ,这两盒烟让对方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好勒,老板 。”

买车还没回过家,一路之上苏辰的情绪都不错 ,车内音乐开的很大,跟着哼唱,跟着摇摆,有那么点荣归故里的骄傲感觉。

隆兴村苏家一大家子人,还有诸多村民也都是父一辈子一辈的关系,谁家过得好,享受到的羡慕眼光会比在外面更有成就感。

村路并没有完全修成水泥路,换成以往土路部分厢货司机才不管货物呢,开上去可能都不太愿意 ,两盒烟的价值就体现出来,规规矩矩认真的给倒车进入苏家的院子里,下车就手脚麻利的帮着往下搬东西。

“妈,你这是要去哪?”

难得看到母亲穿上体面的新衣服,苏辰好奇的问道。

“还说要给你打电话呢,去你姥家,你老舅也去了 ,那件事他好几天都睡不好觉,惦记着呢。”杨敏说的是给表妹杨月找工作的事,第二天苏辰老舅就给他打了电话详细问过,想来今天是要具体见面碰一碰了。

苏辰在县城,家在隆兴村,姥姥家在另外一个村子,老舅家则在县城下面最远的一个镇子,几十公里的距离没什么特殊事,老舅也是难得过来,孝顺的他来到这边第一件事肯定是先去看望母亲 。

“你这孩子买的什么 ?”杨敏看到大件没拆封的冰箱,随口问了一嘴 ,被丈夫用眼神阻拦。

有外人在,什么话一会再说。

苏大龙和苏辰帮着搬运 ,厢货车司机,帮着将外包装拆了给抬进屋内 ,一件件的货物也给拎进屋内。

“老板以后有什么事,随时打电话 ,搬搬扛扛的,我们还有把子力气。”

在运费上苏辰给的也大方,又是两盒好烟,临走时司机递过来一张名片,给这样老板干活儿,赚得多,心里也舒坦。

厢货车走了,苏辰的兰德酷路泽开进院子,左邻右舍有在家的,都在翘首观望,偏僻的山村,到不至于没见过车子,但陌生的车辆进入肯定会被下意识的关注。

“你这孩子,咋回事?”

冰箱和干果水果小家电还差点,苏辰车里的酒直接触动了苏大龙绷紧的心弦。

“我买的,孝敬您的 ,留着慢慢喝。”

苏辰的淡然,以实话实说的姿态消除着父母隐隐的担忧和不解,见到两人的模样,笑道:“行啦爸,你选一箱打开自己喝,剩下的放好,现在酒的价格涨得多,我那边没地方放,压一批放家里,等到涨了再卖 ,我朋友从燕京传过来的消息,今年过年,这酒肯定飞涨,到时候我再脱手。”

非得说假话才能让父母安心,别的东西理解为网络抢优惠和买酒的赠品 ,苏大龙夫妇也就以迷迷糊糊的姿态选择了接受。

“孩儿,我听说咋的,你还在街里跟你铁牛哥一起合伙买车了?”

苏辰还奇怪为什么父亲没有惊讶自己是开车回来这件事,他这一问,苏辰明白了。

父母对车的认知还停留在宝马奔驰是好车的阶段,知道归知道,还不认识宝马和奔驰的车标,自然不知道酷路泽这大家伙和街里合伙买车做工地生意有什么区别?

“是,买的大翻斗子,到工地拉沙子拉货。”

杨敏本在将盒子里的化妆品、洗漱用品给分门别类,听到这话,起身照着儿子的屁股轻轻踢了一脚:“臭小子,我就跟你爸说你不可能拿回来三十万 ,要真是,你不能给家扔二十五万 。”

有之前赚钱的缓冲,父母对于苏辰到底在外面赚了多少钱这件事 ,有了想象空间,也有了缓冲的不担忧。

“铁牛哥你们还信不过吗?放心吧,买的是二手车,就算赚不到钱,最后将车子再卖了也不至于赔很多 。”

苏辰将自己兜里的雨花石递给父亲,对方直接点燃一支直接揣进兜里,弄得苏辰哭笑不得,从一堆的货物里拿出一个黑塑料袋:“喏,这有两条呢 。”

苏大龙打开塑料袋,看过之后,腋下一夹,屋内这些东西现在更吸引他 。

“做生意行,外面大吉普子你买的?咋不买个像你铁牛哥那样的轿子 。”

父亲的话,苏辰不知道怎么接,不自觉的心头还隐隐有些酸楚,在他的认知中父亲一直都是一个八面玲珑在十里八村镇子上都吃得开的角色,呼朋唤友,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他到现场也是重要角色,小时候就记得父亲有时候喝的醉醺醺回来,带回来一些肉菜。

那时候,就觉得父亲真厉害,那么多好吃的菜自己根本没见过,真香真好吃 。

第一件皮夹克。

第一个买手机。

要不是父亲不会骑摩托,村里第一个买摩托的也是他,曾经在认知中见多识广不像是农村人更像是城里人的父亲,一句话,就显露出了时光易逝的悲哀和与社会脱节的沧桑。

没有大能耐 ,一直试图努力着,奈何小山村和家禁锢了他的手脚,朋友中借钱贷款外出去做钢材生意,去做砂石厂生意,有赚到的,也有赔钱的,父亲始终没有参与,父母的谨小慎微有一大半原因是因为还有一个没结婚的儿子。

曾经在一起吃吃喝喝的朋友都走到了外面 ,苏大龙还在山村里,当汽车成为了普通家庭的消费品之后 ,他的见识已经渐渐跟不上了,吉普车和轿车之间的用途关系和地位差异,在这几年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

“正好儿子回来了,你也不用去超市买东西了 ,不用去找人骑摩托送你了,儿子的车,我也坐坐,到咱妈那跟老弟喝点。”苏大龙先将烟给放好,又换了一身衣服,带上一盒华子,在他的认知中 ,华子谁都认识,比雨花石拿出去要有面子的多。

“洗发水,水果 ,嗯,这个电饭煲不错,老九,你把咱家的给妈拿过去。”杨敏挑选着,哪个给母亲拿,哪个给兄弟和兄弟媳妇拿,母亲在四弟家养老,几个兄弟都在一个村子,去一回,买东西是单独买给母亲 ,可如果有多出来的,会惦记着自家兄弟。

“行了妈你可别挑了,都装上得了,咱家随便留点就行,过几天我可能还会存酒,这些东西有的是,还有电饭煲,这新的就给我姥拿去,过几天我再给你买新的。”

“听儿子的。”

杨敏从丈夫这句话的语气中,听出了那么一点点英雄迟暮的感觉,但更多还是儿子成长起来能够撑起一个家的喜悦。

PS:感谢喜欢看书的欧巴的十万赏盟主,会有加更!感谢就算被禁言我也照样秀的打赏!借着盟主带来的新书榜阅读指数提升,拜求大家手里的推荐票,您觉得这本书还能入眼,也请放入书架收藏。

相关阅读More+

技能书供应商

今夕何夕

还没出道就火了怎么办

唐婳墨歌

漫威之万亿卡牌之神

竹子米

命序

炎若羽

洛杉矶风云

胡言不说

千帆过尽为伊人

蛋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