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辰看了一眼郝佳佳,对方心领神会 ,谄媚的笑了笑。

确实,是她告诉夏甜的,也知道苏辰现在肯定有钱,关于他那辆刚买回来的兰博基尼和别墅,有苗大成在,饭店这边不是什么秘密。

还是心软啊 ,虽说女神的形象破碎了,可看到她在自己面前鞠躬感谢的样子 ,能说什么呢?

说句最到家的话 ,燕京四环的房子,现在值300万 ,作为抵押物放在手里,明年可能就不是这个价了,单纯谈借钱的风险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找到自己,无非也就是能将‘急’这个字最快兑现,换成旁人,这个时候房子直接给他压价,也借不到那么多钱。

苏辰示意笔 ,郝佳佳马上狗腿的递上来,他白了对方一眼,在那份其实已经不需要修改的完善私人借款协议上签字,也没装大方,将两本房产证都收入了袋中拎着 ,放入车中,走路一百步到附近的银行去转账,顺道也将自己的银行卡VIP大客户的等级 ,在主管一把手的安排下,进行了升级,以后再有这种额度的转账,只需要拿着配备的U盾,就可以完成千万以内的资金转账 。

卡里有钱,不需要花,只要你存在这,那也是大爷。

“谢谢你,非常感谢,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会尽快筹钱还给你,燕京的房子如果我找到了买家,还要麻烦你带着房产证过去 。”

不太像是老同学 ,更像是一桩借着老同学名义谈的不赚钱还有可能赔钱的生意,得到的也不过是一些正式且真诚的感谢,于苏辰而言毫无价值。

夏甜急匆匆的拦了一辆出租车,打车去机场返回燕京。

“她借遍了家里面所有能借的亲戚,去救未婚夫,那边家里公司出了问题,人在牢狱之中,有钱就能解决问题。”

“到也是重情重义之人。”

“不如此,我也真不敢给你打电话,这要是让你从中有所损失,我真就没脸活着了。她最开始不敢张嘴这么多,就差这么多,怎么都求一回……”

“下不为例。”不是苏辰拿捏对方 ,实乃这样的行为 ,绝不可被允许再次出现,遂他就冷着脸 ,表情严肃,声音中带着几分疏远的清冷。

“知道。”郝佳佳低头,脸色有些不好看。

苏辰开车回家的路上,接到了郝佳佳一条信息,看到信息他笑了,这老同学,情商真的高,妥妥的人精一个,就这一条信息,跟自己之间那点疏远隔阂,直接就没了。

“我还以为你会在协议里面加上一条,还不上钱,钱债人偿。”

“滚,我至于吗 ?”

苏辰想到夏甜,下意识摇了摇头,内心暗道,如果是没有得到系统的自己,看到夏甜会是什么样?

或许人家根本都不会与自己见面,回来是借钱的,一个没钱的人,似乎也不值得她主动请客吃饭。

如果是没有得到系统的自己,看到现在这样的夏甜,得知她燕大毕业,职场精英,找了一个能力、知识、背景都远远碾压老家县城的未婚夫,可能脑海中女神的形象会变得更为深入人心 ,觉得对方高高在上遥不可及 。

现在呢?

也不过是在生活中挣扎的普通人罢了,仅此而已。

看看时间,回家取了雪具雪服,再度跑到县城附近的小雪场,尽管只滑了两个小时,依旧觉得很过瘾。

“儿子 ,明天省城来人接老叔,你回去一趟?”

“啊,行。”苏辰愣了下,出于礼貌,他也应该回去露个面。

“后天咱家办事情,你把时间空出来,你不到不好,家里亲戚到时候都过来 。”

“知道了。”

在苏勇离开后才办‘乔迁之喜’的宴席,也是避免尴尬,不管人家多想还是没有多想,作为主人招待客人,都显得有那么点不地道,好似迫使客人到你家‘随礼’一样。

苏大龙似有话要说,犹豫了一下又咽了回去,知父莫如子,苏辰笑道:“爸,没必要的 ,咱家也不需要找一些贵客来撑场面。”

苏大龙点头:“行,你心里有数就好。”

以他的本意,是希望儿子邀请一下章总之类的大人物,到时候在饭店也让人觉得有面子,不过儿子有自己的想法,他也没有勉强 ,过去还觉得自己能够给家里撑几年场面,等到儿子结了婚再将家里对外的形象大权交给他。

时至今日,这个小家庭的‘脸面’人物,早已由父传子,前几天苏大龙到邻村去参加一个喜事,随礼时候写的名字,不再是苏大龙,而是苏辰。

乡下都是父子一家,都有类似的经历,就如同村子里来了外人,指着某一个院子说 ,这是谁家。

过去可能说,这是苏大龙或是老九的家。

现在,在隆兴村,介绍的时候都说这是苏辰的家。

“对了,爸妈,过几天领你们去鹿城度假啊?”

苏辰的这个提议,成为了苏大龙和杨敏晚上聊天的主要内容,也就是杨洁回家去帮着搬家了 ,如果她在,百分百会告诉姐姐姐夫,去啊,干嘛不去,你们俩这辈子出去旅游过几次,儿子孝顺愿意带你们出去旅游,还用想吗?

看着手机里‘静静吖’给自己发来的信息,苏辰皱了下眉头,比起当初九月的不懂事,这邱静到是有点得寸进尺的意思,之前那些主播,到现在也没有几个敢随便发信息邀请自己去参加她的活动。

“馅饼老板 ,今天我带货直播,能过来捧捧场吗?”

苏辰没去,且没有遮掩行踪,开着大号进了小赤的直播间,他今天的标题很吸引人,‘跟小简双排’。

那位一直被誉为最天才的英雄联盟ADC,国内人气最高的职业选手小简,其玩游戏时比较秀和激进的打法,非常吸引普通玩家的喜爱,苏辰曾经有一段时间也很喜欢对方,还专门追过两年的S级别世界赛。

“小赵,你还怕他是咋的,就骂他了,孙好汉你拿我有招吗?”

“还跑我直播间威胁我来了,不知道我今天跟谁双排呢吗?有时间搭理你吗?还找画面,我惯着你啊 。”

“咱们HLD的人民,还怕他一个燕京的吗?别听他的威胁,见面揍死他。”

所有人都知道是开玩笑,小赤和孙好汉直接互掐都是标配了,今天又掐了起来,相互之间放狠话,虽说孙好汉下线了,还是时不时的弄一条信息来彰显他的存在。

“小赵 ,你就信他的?他还敢来是咋的,咱工作室这么多人,一人一口吐沫,淹死他,你听他吹牛呢。”

“呀 ,大佬来了,所有人欢迎一波。看到没,馅饼大佬来了,有他在,孙好汉算个屁 。”

“别理那个家伙 ,说点正事 ,大佬,外面可都传小简要被神秘富豪买走复出呢,直播间粉丝都说这事是你干的……”小赤是不太会当面吹捧大佬神豪,他自己本身这些年的收益,早已步入了有钱人的行列 ,又生活在那样一个小城市里,平时说的一些看似很大的话,其实并无吹牛的意思。

他和老丁的感觉有些像,不同领域,自身也在这网络上也玩明白了,再想多粉丝也难 ,可要直接落入籍籍无名也不可能,比较稳定,看整个大环境好坏决定收入高低。

所以他在面对苏辰的时候,更多是一种尊重,聊天说话保持着对等的身份,最近走的比较近,也确实是小赤这样一个草根逆袭内心比较自信骄傲的人,对馅饼大佬的敬重加深了,才有每每聊天说话都很正经不开玩笑的他。

“可以是我干的。”苏辰打字,随后转身,进入到小简的直播间,进去就扔了一百万价值的礼物,满屏幕都是打字:“订金!”

转回到小赤的直播间,苏辰打字:“别乱带节奏了,就是看看热闹。”

小赤:“大佬说啥?”

小赵负责在一旁捧哏加看显示公屏内容的电脑屏幕,随时提醒小赤谁送大额礼物了,他好去直播感谢。

小赵:“大佬说就是看热闹,别乱带节奏。”

小赤:“孙好汉给我发什么视频,我直播呢不知道吗?你干啥?到我工作室门口了,少扯淡,谁信啊,不信我开门?小赵,你去楼下开个门。”

过了每一分钟,直播中的小赤突然笑了:“诶呀,好汉,来啦,赶紧的,给好汉拿个椅子,一个个没‘眼力见儿’呢。”

孙好汉的声音从直播间传出来:“我听说你好像不服,我过来看看,还有,刚才都谁说来着,我看看你们工作室都有谁。”

小赤尴尬的笑声传来:“别,别闹,直播呢,我打完这盘的。”随后显然是切换麦克风 ,跟队友说话:“兄弟们,这盘争取打上六十分钟。”

孙好汉 :“你是XX啊 ,不像啊,网上说话挺狂啊。还有小赵,不是要单挑吗?来,我把人给你领过来了,现在就可以下楼。”

小赵的笑声传来:“我可不打,这一米九多 ,职业保镖。”

小赤 :“来,坐 ,你上我工作室呜嗷喊叫什么玩意儿,信不信你来了就出不去 ,小赵,关门。哎呀,我擦,你真打啊 ,孙好汉 ,你大爷。”

孙好汉:“不是狂吗?不是叫嚣吗?”

小赤骂骂咧咧,给孙好汉一顿损,他们这节目,无需有画面,声音就足以让直播间的人气扶摇直上。

这不是炒作剧本,这是做节目,随后,就是两个人的直播内容。

“我去,兄弟们,我一直以为他开玩笑呢,直播环境艰苦 ,我都不信。走,小赤,跟我去燕京,我们家狗住的地方都比你这好。”

小赤呵呵笑着:“我都说了我直播环境艰苦 ,我条件不好,你们都不信 。”

孙好汉 :“我开直播行不?算了 ,我拍照片发朋友圈吧,他这窗户真的是用报纸糊的,我去 ,你那墙角堆的什么,你这收废品的吗?我小学时候用的那种桌椅。”

相关阅读More+

接受告白就会变成女孩子

若珂

吸收能量就变强

凯小漠

海贼之极恶的世代

端木复

最强校园女神

烽烟消散

重生娇妻:申少,吃定你!

木叶

一羽沉浮

小黑菜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