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老人连连点头行行行的回答,岳子龙想要开口被拦了回去,苏辰笑着给他们一家人商量的空间,带着岳子清 ,来到了另外的一间豪华套房。

这个时候,岳子清跟着苏辰离开房间 ,岳森和石芬也不在意了 ,重男轻女的思维模式让他们固定了认知范畴,儿子才是一家人,用来养老送终的,女儿早早晚晚都是外人。

岳森点燃一支烟,眯着眼睛对忿忿不平的岳子龙说道:“你懂什么,还当主播,一个月赚几个钱,还离开老婆孩子一个人在外面飘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花花肠子。还去当首富,你说几年时间,七八年是吧 ,你算没算过,一个月五十万,一年就是六百万,八年就是接近五千万 ,不早就是我们县里的首富了 。”

岳子龙觉得父亲想的不对,连忙反驳:“那不一样 ,爸你不懂,五千万不多的。”

石芬才旁边啐了一口:“呸,你这孩子到燕京学傻了,赶紧跟我们回家,还五千万不多,那是现金,不是资产。”

岳子龙绝对是对母亲刮目相看,岳子清在这也会大吃一惊,从干瘦小老太太这几年生活好了吃胖了一些显得面部有些不自然的母亲,竟然会有这样的认识 。

岳子龙嘟囔了一句:“这是有成本的……”

岳森气鼓鼓的站起身,照着他后脖颈来了一个‘脖溜子’,扇的很重,这算是代替了最具有侮辱效果的扇耳光行为,气急之下保留着几分理智的行为 。

“你懂个屁,小苏这么做什么意思,就是一个月给我们钱花 ,他会要我们的钱?你还真打算回去开个粮店?脑壳坏掉了,一点点慢慢往出卖?傻乎乎的 ,你高价卖不出去,平价卖不光,低价还容易成为行业公敌,回去联系联系,批发出去 ,哪怕一个月卖四十五万、四十万,实打实的钱揣进兜里才是真格的。每个月我们存三十万,你们两口子一个月拿五万块钱零花费,吃香喝辣的……”

无需举手表决了,这就是家庭决议,岳子龙开直播到是赚到了一些钱,可那也是吃出来的,还要配合直播,每天多多少少也要受到一些限制,听父亲这么一说,回家一躺,每个月干一两天的活儿,剩下就是享受了 ,在家乡那地方……

脑海中全都是画面的岳子龙,突然之间觉得奋斗不香了,奋斗的目的不就是想要从姐夫那里得到实惠吗?现在一个月五十万,人在家中坐,每个月天上掉下来四五十万 ,还有比这更香的事情吗?

………………

岳子清微微皱起眉头,看着苏辰忧声说道:“你这样,会使得他们的胃口越来越大,我知道你不缺这点钱,可我也不希望他们太过的贪婪,花钱花习惯了,恶习也就养成了。”

苏辰笑了:“你放心吧,你爹妈可都是聪明人,保证就在村里镇里周遭一批发,每个月固定这些钱,他们会懂得享受的。这样他们觉得最实惠最安全,先拿到钱,我们要是不分开,这些钱他们就能一直享用 ,每个月固定开工资,如果我们分开了,他们还会代替你来找我要一笔青春损失费,横竖算下来都不亏。”

岳子清轻轻靠入他的怀中:“你这样,真的会惯坏他们的。”

苏辰心中暗道 ,五十万多吗?在网络消费,连一堆纸片子都算不上,充其量是一些数字,且这个数字是毫无成本的,一天系统赠送两千万,一个月的五十万——灰尘般的数字 。这个数字也是他综合考量过的,一次给多少,那必定是贪婪越来越大,固定每个月多少 ,人的心态会不太一样,会下意识计算一个月一个月累积起来的数字,会觉得很多,不太轻易敢去破坏这个数字带来的一切,这要是一次给个一千万,没有后顾之忧的贪婪,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想要另一个一千万或是两千万。

想要换来岳子清的内心柔弱形象,唯一的突破口就是她为之无奈的家人,不然你所看到的温顺如水,永远不是内外皆如此的岳子清。

“你也不算吃亏 ,我家人都搞定了,坦然接受了我是你养在外面的外室,名正言顺了是吗?我也是才知道,原来这老实人一旦渣起来 ,是可以如此不要脸的。”

苏辰露出一抹坏坏的笑容:“不要给自己找一个可以躲过今晚的借口。”

岳子清迷离眼眸,低声喃语:“你又在动什么坏心思?”

苏辰:“我想什么你不知道吗?”

岳子清似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一抹惊色,随后从脖颈处瞬间升起红晕之色:“那不可以的,太胡闹了。”

苏辰:“你不试试,又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呢?”

岳子清连忙作势跑开:“不行,不行 ,那不行的 。”

苏辰一把拉住她,将她拽入怀里 ,邪-笑道:“对不起了,小白兔,大灰狼要吃小白兔了。”

“啊!”

…………

苏辰一句我已经按照地址发货了,岳森和石芬一秒钟都不想在燕京停留了,对于女儿即将要出差到太国的事情,他们也不拦着了,到是岳子龙隐隐还是有些舍不得这燕京大城市,但在苏辰让焦阳拿出了两人的体验报告之后,一段时间的胡吃海塞 ,两人身体的各项指标,早已进入到了病态的标准,医生建议他们要控制饮食加强锻炼。

“给我滚家去。”岳森一脚将儿子踹上了高铁,现在岳森和石芬的底气足 ,这几年儿子在家里话语权越来越重,现在又回到了儿子成家之前,我女儿现在争气啊 ,家里以后女儿不在,还得我们老两口说得算。

没有我们,哪有你姐;没有你姐,哪有所谓的姐夫;没有姐夫,哪有一个月五十万的生活品质?

“小苏啊,到时候按月,我让小龙给你发货物清单,你安排人采购一下就行。”

握着苏辰的手,岳森的脸上满是笑容,握手的狠劲摇晃将他内心的喜悦完全展露出来。

面对着苏辰,再去跟女儿说话,一如从昨天开始的风格:“你得记住了 ,女人就该有个女人的样子,在外面看着自家生意固然好,但这家庭也别忘了,老婆孩子热炕头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吗?”

对于自己的奇葩父母,这些年岳子清也早就习惯了,看不到偶尔会想,看到了一分钟不想多相处;不想看着他们显露出贪婪的样子,却又总会到最后放弃坚持,去满足他们的贪婪。

在机场跟岳子清分道扬镳,苏辰踏上回家的归程,尽管父母都打来电话,家里人也打来电话确保没事,他还是决定自己回去一趟。

还有些事 ,也确实需要他在场才好处理,人情一事,莫欠,欠多了欠久了皆成债。

天长了,六点多到家,天还未黑,看到儿子回来,苏大龙和杨敏满心欢喜,嘘寒问暖,不用保姆动手,尽管苏辰表示剩菜剩饭热热吃就可以,杨敏还是坚持下厨给儿子做几道新鲜热乎的 。

苏大龙是一个善于表达的父亲,这一次对待儿子的状态也让苏辰有点陌生,坐下来之后,苏大龙是上一眼下一眼的看着他,脸上的满足和眼中的骄傲是不加以掩饰的。

“来 ,跟爸说说,我和你妈这两天看新闻,有媒体说你在欧祛雅的股份并没有全部曝光,别的胡说八道,就这个,我总觉得人家说的有鼻子有眼,他们说920亿只是初步估计,这里面,嗯……”苏大龙扬了扬下巴,一副我要探究到秘密的样子,手还不自觉的搓着。

“是还有一些,都算上,二十名左右吧 。”对父母,既然问到了,苏辰没有隐瞒。

“啊!我就说吧,老杨,你看看我说对了吧。”苏大龙一拍大腿,哈哈大笑 ,还呼喊着在厨房忙碌的杨敏,炫耀着夫妻间因为某件事出现分歧之后的正确胜利姿态。

杨敏出来狠狠挖了一眼丈夫。

苏辰对苏天养说:“去前院看看,章总回来没,邀请他过来喝两杯。”

这一次回家 ,安父母心 ,平这边的舆论,他是清楚知道自己再难有过去那样悠哉的生活,至少几天内舆论风波平息之前,他需要忙碌起来。

章嘉杰很快就过来,人在售楼中心,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赶回来,面对苏辰 ,哈哈一笑,先送上一个男人间的拥抱:“你可回来了 ,跟青桂园的合作,你可得定个调子。”

苏辰哈哈一笑,没有接话,这种事心领神会即可。

简单喝了一杯酒,苏大龙和杨敏是听出来了,儿子会忙到脚不沾地,无需安排行程,只需要章嘉杰将苏辰回来的消息放出去,自然有人会按需求将行程送到他的面前。

章嘉杰人还没有出门,家里就来了客人,夏利民夫妇登门拜访,能够提前得到消息的,可能也唯有从女儿那里得到消息的夫妇俩。

“李老师,快请进!”

过年时候刚刚聚过会,苏辰看到了脸上挂着笑容的中年男子,却还是先跟自己高中的班主任打招呼。

他这一喊,苏大龙和杨敏马上想起来眼前的是谁,对老师,作为学生家长先天有着一份特殊的尊敬。

“呦,李老师,快请进快请进。”

相关阅读More+

超级娱乐英雄

榎月十七

女配已到达战场

予落寒

魔法庄园主

青菜白糖

萌系公主修仙传

何为极乐

杀戮巫皇

君君可乐

灵妖入我掌中来

碧玉姑娘